第八届政府创新论坛会议现场


    第八届中国政府创新论坛暨“幸福江阴”国际学术研讨会3月27日在江阴举行。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著名社会学家、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社会学会名誉会长陆学艺等30多位领导、学者和专家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近20位国际组织官员和国外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论坛。

    围绕全面总结幸福江阴建设的最新成就,深入探讨江阴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的经验以及推动政府改革创新等话题,与会专家纷纷建言献策,提出了很多宝贵性建议。

    近年来,江苏省江阴市在实现小康社会建设目标的基础上,率先提出“以人民幸福评估发展”的新理念,同时,在实践中构建了“幸福江阴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促进了“幸福江阴”建设。2010年,“幸福江阴”项目获得第五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


俞可平:发展造福人民

    发展本身并不是终极目的,发展是为了增进人民的利益,发展最终是为了造福人民,在这些方面,江阴市委、市政府近些年来作了有益的探索,积累了许多经验。但这种探索无论从理论层面还是从实践层面来说,都刚刚开始,还有许多问题需要专家学者做深入的调查研究。[详细]


李忠杰:思考幸福

    首先,为了幸福。江阴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幸福江阴建设口号,这是对幸福社会建设的有益探索,给我们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启示。其次,提升幸福。幸福是一个不断实现、不断满足又不断提出新的要求的过程。
    最后,创造幸福。要坚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发挥人民主体性。[详细]


高小平:绩效管理的江阴模式

    幸福指数和幸福江阴综合评价指标体系,把度量百姓幸福程度,评估党政工作成效和考核行政管理业绩三者有机统一起来,这种三位一体的管理系统又贯穿了一条红线,就是三个基本点:核心价值,终极管理和内生动力,这是对绩效管理的一种创新,是绩效管理的江阴模式。[详细]


王有强:
幸福江阴对地方政府落实科学发展观有启示

    什么是人的幸福,政府又如何来提升公众的幸福,江阴的领导者认为,幸福其实并不神秘,它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详细]


时和兴:幸福有很大的差异性

    我觉得江阴的探索对于深入探讨绩效评估体系确实是有很大的帮助。幸福既是主观的东西,个体有差异,群体也有差异,包括地域等各种方面的差异都有。此外,幸福除去指标体系之外,还有个基础设施,类似于经济建设的基础设施一样,类似于道德建设的基础设施一样,这是值得探索的。[详细]


毛寿龙:幸福与适当的政策密切相关

    我感觉幸福是很难用逻辑分析的,幸福缺乏逻辑而且以事实为基础,很难判断,但江阴经验的意义在于给出了什么是幸福,什么能使江阴人更加幸福。幸福实际上是一种很重要的价值,跟一种适当的政策是密切相关。[详细]


马宝成:
幸福要聚焦公共服务体系建设

    我主要从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角度谈一下我自己对幸福江阴的一点看法。"幸福江阴"的主要一个目的,应该说是聚焦在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特别是基本公共服务方面,包括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等这一系列的基本公共服务。[详细]


景跃进:
开发需求的同时更要管理需求

    虽然江阴是一个县级市,但它是具有中国模式意义的,因为在这个后小康时代,发展为了什么,今后发展怎么做?江苏、浙江、广东等地方都在思考这些问题。"幸福江阴"丰富了科学发展观的内容,具有宏观意义,江阴的实践很好地回答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详细]


李路路:幸福要以人为中心

    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是整个经济建设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必然提出来的一个要求。江阴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幸福江阴"这个工作是和中央要求和世界的发展潮流是一致的。[详细]


黄卫平:
"幸福江阴"诠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江阴市委、市政府提出一系列新的发展理念,将人民幸福作为地方党委、政府执政的目标具体化,对其他地区有借鉴意义。江阴提出的一系列新的发展理念都是很有远见和颇具针对性的,不仅考核客观指标,也评估主观感受详细]


查德.亚瑟.伯伊德:
"江阴是人类平衡发展的一个典范"

    我来到江阴,不是作为老师而是一个学生,我是江阴的学生,江阴的发展是一种全面平衡,是农业和工业的平衡,工业化和环境保护的平衡,物质文化和精神教育的平衡,领导和国民参与的平衡。[详细]


陈明明:用民主的方式参与幸福建设

    "幸福江阴"建设更多的是指一个生存状况,一种生活质量。为人民谋幸福,并不是单纯指的是为人们提供一种感官的快乐,而是指为人民提供均富、平权和尊严的一种生活保障,以及自由、公平、公正的一个发展空间。[详细]

蓝蔚青:幸福观要加以引导

    “幸福江阴”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和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离开人民幸福,我们的制度建设就会失魂落魄,迷失方向,所以江阴举起了以人民幸福评估发展旗帜,建立相应的综合指标体系,还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必将对中国的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详细]

周红云:政府要为幸福建设提供优质公共服务

    与国际上的治理评估领域公共治理指标体系相比,我觉得"幸福江阴"首先是一种公共治理的指标体系。对于幸福江阴评估体系,不单单是心理学上个人幸福感的问题,它必须反映的是江阴地方政府的公共治理的状况。[详细]

席格伦:幸福的追求是政府与社会的一种伦理关系

    幸福有很多种,有短期的幸福,还有一种长期的幸福。长期的幸福是我们喜欢的最重要的,按照这种研究成果,一个非常重要创造幸福的因素,是一个人在他的家庭和他的社区的一种归属感。[详细]

王庆五:幸福和尊严,政府改革和创新的价值取向

    江阴的实践从发展的价值取向上为中国当今政府解决新的发展难题提供了进一步改革和创新的经验。[详细]


张卫东:幸福江阴充满阳光

    我想用四句话十六个字,来表述我的感悟和启示。
一是只争朝夕。二是率先垂范。
三是科学引导。四是创新路径。
    当前,江阴转型发展、弯道超越的条件更加具备,时机更加成熟,优势更加突显,江阴要抓住大好机遇,不断实现新的跨越发展。[详细]


周文彰:
幸福江阴对执政能力建设的启示

    “幸福江阴”从提出构想,到形成纲要,到付诸实施,全过程清晰展示了一个县级政府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为推动新形势下执政团队的执政能力建设提供了多方面的示范和启示。
    希望"幸福江阴"在全国带动出越来越多的幸福市县。[详细]


蓝智勇:幸福江阴要继续走向世界

    在解决了基本生活的条件下,达到小康后向更高的发展层次冲刺,江阴率先思考了这个问题,用简化和感性的综合幸福指数来推动政府工作,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和突破。[详细]


袁岳:幸福要更多注重年轻人的感受

    从历史上看,经济持续发展幸福感是持续下降的,所以很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找到经济发展和普通个人幸福感的平衡点在哪里。
    一个地方的幸福感是由成就感和兴奋度来组成的,成就感往往偏重于老同志,对于年轻人还要满足他们的兴奋度。[详细]


杨光斌:
幸福要政府主导 各方参与 共建共享

    江阴幸福指标体系本身就是个制度创新,从发展来说是一个典型的发展稳定型。根据我的观察,"幸福江阴"顺利推进就是依赖于政府主导、各方参与、共建共享。[详细]


浦兴祖:要努力走向全体人民的幸福

    “幸福江阴”最难能可贵的是强调人民的幸福,而且是大多数人民的幸福。江阴要让全体人民生活得更幸福,这个全体人民当中有多方面的构成。[详细]


陆学艺:
"幸福江阴"建设要从完善发展社会结构做起

    "幸福江阴"建设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有很重大的普遍意义。推进"幸福江阴"建设,是贯彻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具体实践。[详细]


杨宜勇:幸福升级要有紧迫感

    "幸福江阴"已经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但是这个过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目前,"幸福江阴"完成了1.0版,那么未来"幸福江阴"2.0版、3.0版的升级的方向在哪里?我们应该有一个紧迫感,因为幸福感的增加不是直线上升的,而是变化多端的。[详细]


理查德·皮埃尔·巴尔默:
幸福江阴要人人参与

    随着社会发展的复杂化,政府的干预越来越多而且十分必要。政府干预强度越高,这个国家越发达。政府不仅要支持经济的发展,而且要促进社会领域的发展。[详细]

 


李程伟:
幸福要更加突出社会的融合性

    我认为"幸福江阴"建设特点是五个,第一体现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追求,第二体现了促进整体人口的福祉提升,第三实现了经济过程和社会过程的有机融合,第四是选择了一条不间断的推进社会进步和完善的路径,第五是体现出通过各种机制和制度的创新提升的一种系统化的努力。[详细]



卢亦斌:从心理平衡增强幸福感

    人类发展是给每一个人自由选择自己发展的机会,同时能够给他们充分实现自己选择的机会,在这方面,江阴为整个中国甚至为世界上很多国家在人类发展方面都提供了典范的作用。[详细]



贺康玲:幸福江阴就是为人民服务

    幸福江阴的评价方法,我觉得这是特别有意思的绩效评价,它使用一个以公众的需求和看法来评价政府的绩效和成就。原则上来说,评价就是一个工具,但是怎么保证这个工具是合适的,这方面江阴市做得很好,评价的方法和评价的指标适合于主要的目标--为人民服务。[详细]

 

 

燕继荣:幸福是一个不断开发的过程

    这回来江阴确实有很多思考,"幸福江阴"的典型意义是值得肯定的。第一,"幸福江阴"强调政府的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建设以民生改善为中心。第二,"幸福江阴"代表了政治主导的一个规划式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政府作为一个领跑者,始终跑在最前面。第三,"幸福江阴"也显示在发展过程中执政团队很关键,引导各级政府转变观念。[详细]

彭非:测量幸福

    从编制中国发展指数包括每年的发布和分析,我都要深刻地思考关于发展和幸福,尤其是区域全面发展、综合发展和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来到江阴后,我实地观看了江阴的发展模式,学习了很多东西,江阴关于幸福的理解是深刻的,对幸福的表述是自信的。江阴在走一种独特发展模式的道路,有特点、有价值,对中国有普遍的示范意义。[详细]

                                                                                 (制作时间:2010年4月1日)

责任编辑: 于蕾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3424